第0789章 奢華溷藩

    豫州,安城

    諸葛亮站在一旁,臉上滿是笑容,袁耀還從未見過師君如此欣喜的模樣,今日,他們是來拿廟堂援助的,馬車排成了長龍,緩緩朝著安城行駛而來,諸葛亮就站在一旁,看著這些馬車,馬車上載著糧食,錢財,還有一些其余的物資,全部都是給諸葛亮,用以發展豫州所用的。

    有了這些東西,想要發展地方,也就不再是空話。

    豫州的諸多官吏,以及百姓,都是在道路兩旁,熱情的接待這些雒陽的來客,諸葛亮看著這情景,低聲的說道:“耀兒啊,這第一步該做什么,你可知道?”

    “應當是開始礦場的修建罷?”

    “不。”,諸葛亮搖著頭,問道:“你再想一想?”

    “那就是開墾耕地?”

    “唉...”,諸葛亮長嘆了一聲,搖了搖頭,每當這個時候,袁耀總是覺得很無奈,他很害怕師君的這種搖頭,總是讓他有一種自己不成器的感覺,他苦笑著說道:“弟子愚笨,還望師君能夠告知。”

    “你想要在豫州大展身手,發展地方,那只是你自己的想法罷了,而要做成這些,就需要得到更多人的支持,廟堂里的支持已經是有了,接下來,自然是獲取豫州的支持啊...”,諸葛亮說著,袁耀恍然大悟,方才問道:“師君的意思,是要用這些錢來賄賂豫州的官民?”

    諸葛亮瞥了他一眼,說道:“這話語勿要說的如此難聽,嗯,雖然難聽,不過,的確是這個道理,想要發展豫州,第一步,自然是要得到豫州官民的支持。”

    “可是,阿父,就是這么多的錢,也不夠賄賂..嗯...收買那么多人罷?”

    “你這用詞..以后用一些好的詞,例如獲取支持,得到相助這樣的...”

    “謹喏!”

    諸葛亮看著遠處歡呼的百姓,滿臉興奮的官吏們,認真的說道:“如今,豫州官民皆然欣喜,只是因雒陽的物資運到,他們覺得,自己的日子會變得更好,至于官吏們,則是因為有了大展身手的機會,故而,想要獲取他們的支持,都不是困難的事情,甚至都不需要用到這些錢財。”

    “我之所以讓廟堂多派了些車馬,就是為了讓這幾億錢財顯得更加驚人,足以安民心。”

    袁耀皺著眉頭,點了點頭,說道:“師君,我明白了,也就是說,治政的第一步,就是要盡可能的得到更多人的支持,這樣才方便接下來的施行。”

    “不錯。”

    諸葛亮揮了揮手,說道:“交予你一個任務....”

    “師君吩咐便可!”,袁耀有些激動,這可是師君初次在治政的時候帶上了他,諸葛亮平靜的說道:“我要舉辦一個大宴,款待從雒陽到來的官吏...舉民同樂,嗯,你且回府,以我的名義,給各地的太守們寫信,就說物資已經到達,他們可以開始對于地方的治理了,另外....”

    “告訴他們,天子將來會南巡豫州,定然要做好,給天子看看他們的能力。”

    袁耀認真的記著,聽完師君的話,有些驚訝的問道:“天子要來豫州??”

    “我不知道。”

    “原來是騙他們啊!”

    “.....”

    袁耀迅速回到了府邸,進了書房,拿了紙張筆墨,就開始書寫了起來,他寫的格外認真,避免出現錯字,或者是不通順的地方,奈何,寫了幾次,還是沒能一氣呵成,總是有讓他不滿意的,作廢了數張紙,他這才無奈的拿出了一張白紙,開始書寫了起來。

    他先是列好了草稿,這才繼續的書寫。

    這一次,他總算是寫完了各個書信,看著自己的筆墨,袁耀臉上笑開了花,他急忙走出書房去,看著一個親隨,叫道:“你替我將這幾封書信送到各地太守那里去,對了,要快一些!這是師君的命令!”,親隨連忙低頭稱是,拿著書信便離開了這里。

    袁耀也出了院,去尋找師君。

    剛剛出了院落,袁耀就被嚇了一跳,街道上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人,袁耀這里還好一些,畢竟州牧府,沒有人敢靠的太近,門口還有兩個士卒守護呢,可是在幾尺之外,那就是人攜著人,眾人都被人流裹挾,朝著前方走去,袁耀吃驚的站在一旁,看著人群,卻不敢靠近。

    他看著一旁的守衛,問道:“兄長,他們這是怎么了?”

    “據說啊,天子有恩澤..他們都是去領恩澤的。”

    “什么是天子恩澤啊?”,袁耀一頭霧水,當他看向了遠處的時候,他還是清楚的看到了那情況,幾個從雒陽前來的官吏,站在馬車之上,正朝著周圍的百姓撒去錢幣,一時間,年輕人紛紛跳起,都希望能拿到這些錢,當然,銅錢并不多,這樣的爭奪,也不能算是丟了士子顏面的行為。

    因為他們爭奪的并不是錢,而是天子的恩澤,據說,能夠在第一時間拿到錢的人,能夠得到天子的庇佑。

    袁耀正茫然的看著這盛景,聽著百姓們的歡呼,一個手臂忽然放在他的肩膀上,失神的袁耀嚇得險些跳了起來,轉頭一看,卻是師君,袁耀這才有些無奈的說道:“師君,你怎么走路都沒有個聲,神出鬼沒的??”,諸葛亮沒有理會他,只是看著遠處的人群,問道:“你看,百姓很是開心。”

    “阿父就是通過這樣的手段得到百姓的支持?”

    “不,遠遠沒有如此簡單,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要讓他們感受到切實的好處,光是這么一次的興奮勁,沒有辦法讓他們持續保持長達數個月的熱情....”

    “那要如何收買他們呢?”

    “嗯,當然是通過最快讓他們得到好處的方法,就比如來說,翻修一些損壞的道路,蓋上一些公用的溷藩,建一些道中可以歇腳的地方,成效越快越好,只有這樣,百姓們才能感受到與往日的不同,也就會更加的支持接下來的建設,礦場,開墾,都需要征用大量的百姓,沒有熱情,是很難完成的。”

    諸葛亮說著,低下頭來,看到緊鎖眉頭,強行背著自己言語的袁耀,不由得笑了笑。

    這小子雖愚笨,好歹肯用功。

    袁耀便一直跟在諸葛亮的身邊,在送走了這些雒陽來客之后,諸葛亮便開始了他所謂的那些小工程,甚至,袁耀還被他派為了監工,原本袁耀是應該開心的,可是知道了自己具體負責什么之后,卻是笑不出來,豫州都在翻修損壞的道路,諸葛亮則是親自負責建設驛站,觀察豫州的地形。

    而袁耀,他負責修溷藩!

    溷藩是那般骯臟之地啊!

    平日里,文人墨客都不會輕易的將這個詞講述起來,因為覺得污穢,甚至,他們將上溷藩喚作更衣,也是盡量用一些不是那么骯臟的詞語來代替,可袁耀就避免不了,當然,剛剛修建的溷藩并沒有臭味,因為還沒有人來用,可是,袁耀心里還是很苦啊。

    好不容易有了些可以吹噓的經歷,結果卻是修溷藩?

    他都能想到,自己回到雒陽之后的場景了。

    “聽聞你參與了豫州之建設,請問你在那里做了什么?”

    “修溷藩。”

    這話他是說不出口啊。

    可是,無論他是哀求還是抗拒,諸葛亮都沒有縱容他,一心就是要讓他修建溷藩,諸葛亮也有自己的道理,袁耀身上的紈绔氣息太重,需要溷藩的臭氣來調和一下他的心境,讓他改變那種驕橫,諸葛亮告訴他,只要是方便與百姓的事情,就沒有貴賤之分。

    昔日貴如曹司徒,也是沒有覺得溷藩骯臟,以上奏廟堂,在全國內大范圍的修建,運用在農田上,也是使得街道整潔,疾病不再,這樣的功德,豈能是骯臟的呢?王司徒所做的那么多事情里,為師最敬佩的就是他的這件事情啊,他告知了天下人,何為治世之能臣,莫非你袁耀貴與司徒乎?

    聽聞師君的這些言語,袁耀也是深刻的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自己的錯誤就在于,不該想著與跟師君辯論,應當老老實實的去辦師君的委托,還說什么,修溷藩罷!

    袁耀便開始從安城一代開始修建溷藩,當然,他還年幼,說是監工,其實也就是看著匠人們修建,自己在一旁觀看進度,另外,負責與當地的官吏豪強之流交流,他不只是有個州牧弟子的身份,還有個汝南袁氏的身份,在這里,是非常好用的,聽聞袁氏的嫡傳親自來這里修溷藩了,各地豪強紛紛響應。

    一時間,這修建溷藩的事情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有了豪強的資助,這溷藩修建的那叫一個寬闊,一個隔間就能容下三個人同時方便,木材石料都是上好的,每個亭里都進行了修建,同時,溷藩設計的也是巧妙,下方設立槽,方便將污穢之物運出去。

    同時,袁耀的名聲也漸漸傳播在了百姓的口中,百姓們知道,諸葛亮有一位弟子,不只是因他袁氏的出身,還有,就是他極為擅長修建溷藩,每當百姓們在如此奢華的溷藩內方便的時候,都會情不自禁的夸贊起這位袁氏的嫡子來。

    這修的可真好啊,不愧是州牧的弟子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撿到一本三國志》,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广西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