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4、陰謀隱藏在身邊【二合一,求月票】

    幾十個圍觀群眾也是面面相視,此時顧晨將報警注意事項講解清楚后,許多原本帶著抱怨的圍觀群眾,也很快意識到。 //www.vodtw.la

    如果按照顧晨的這種說辭,的確能夠很快的幫助警方鎖定目標。

    這樣利于警方有針對性的快速追蹤。

    而大多數報案人并不清楚這點,因此也漏掉許多重要線索,以至于警方記錄不完整,線索不充分。

    也難免會讓許多人對警方工作產生不滿。

    看著大家一個個恍然大悟的樣子,顧晨也是笑笑說道“當然,如果思路這么清晰的人,是不會被騙的,被騙的都是……”

    顧晨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大家。

    幾名剛才被騙罰款的男子,頓時也是不好意思的撓撓后腦,頗為尷尬的笑笑。

    其中一名男子也是苦笑一聲道“警察同志,你說的對,如果我能這么說出來,我就不是被騙的,我應該是騙人的那個了。”

    “哈哈哈!”眾人一陣哄笑。

    顧晨也是收回目光后,問王警官道“王師兄,那這個冒牌貨,是不是暫時交給巡邏隊?”

    “可以。”王警官立馬掏出手機,一邊撥打著電話號碼,一邊淡淡說道“這個人交給丁亮和黃尊龍他們就好,讓他們帶回分局,看看還有沒有什么其他新發現。”

    “我看也行。”顧晨也是點點頭,隨后轉身問剛才幾名被騙男子,道“剛才你們被騙多少?”

    “50,都是50。”一名被騙的男子主動坦白。

    雖然數額不多,但是對方冒充警察,這可是重罪。

    尤其是利用警察身份,以幫助處理交通違法事故等名目來騙取錢財,那就更加不可饒恕了。

    “你們幾個,待會去剛才那邊拍幾張指認照片,另外,等我們交接的同時過來,你們跟他們一起去警局,把這人是如何冒充警察,對你們違法詐騙的行為說清楚,明不明白?”

    “明白!”聽著顧晨的解說,幾人瞬間齊齊點頭。

    沒過多久,開著警車的丁亮和黃尊龍便來到現場,在從顧晨這里了解到情況后,便將冒牌交警和其他幾名被騙人員,一起帶回芙蓉分局。

    而顧晨這邊也沒閑著,在處理完這起事件后,便馬不停蹄的開車前往江南市國際賽車場。

    幾十分鐘的路程,路上已經碰上不少跑車車主。

    大家的目的地似乎都一致,畢竟離開主干道之后,一條道直接通往國際賽車場。

    “今天什么日子?”盧薇薇落下車窗,也是瞥了一眼開著敞篷跑車的男子,不由嘖嘖稱奇道“顧師弟,你發現沒?今天開著跑車去江南市國際賽車場的人不少,那邊的賽道不是只能跑卡丁車嗎?”

    “的確。”顧晨加大油門,跟緊在敞篷跑車的后頭,淡淡說道“今天可能是月賽。”

    “而且根據我了解,除了卡丁車外,有時候也會讓摩托車和其他賽車駛上賽道。”

    后排的袁莎莎瞥了盧薇薇一眼,也是笑孜孜道“盧師姐,雖然國際賽車場的二期和三期跑道還沒建好,但是有時候,這些賽車也是可以開上一期賽車跑道的,不過一般這種情況,就屬于包場了。”

    “看來今天來了不少人呢。”盧薇薇也是看看左右,便不再說話了。

    車輛經過幾分鐘行駛,顧晨直接將車開到了國際賽車場的指定停車場內。

    下車后,依然是徐正剛的助理老周來接待大家。

    這次他換上了一套紅色賽車服,看上去威風凌凌,給人一種酷炫的感覺。

    盧薇薇指著老周,不由捂嘴偷笑“老周?你也是賽車手?”

    “呵呵。”老周看了看身邊的袁莎莎,也是不由吐槽道“徐公子的t車隊人員向來湊不齊整,而我開車也還行,所以每次徐公子在隊員人數不足的時候,就會讓我去湊數。”

    “今天又要比賽?”王警官問。

    “對啊。”老周攤開雙手,也是轉上一圈道“你們沒看見我都已經這樣了,能不參賽嗎?”

    看了眼顧晨和袁莎莎,老周頓時剛想開口,結果顧晨直接打斷道“不好意思,我們今天來這是工作,不能代表t車隊參賽。”

    “又沒人知道,賽幾圈也沒事。”老周說。

    顧晨搖頭笑道“不一樣,我們有嚴格的警隊紀律,所以請諒解。”

    也是看顧晨一臉正經,老周在猶豫幾秒后,也是擺擺手說道“那好吧,你們這次過來,徐公子已經跟我交代清楚了。”

    “監控調度室,你們可以隨便去,里面的工作人員我都已經打過招呼,有什么需要直接跟他們說好了。”

    “徐公子因為要比賽,所以,不能來招待大家,還請見諒。”

    “已經很不錯了。”顧晨伸手感激道“那你去忙,這邊我們來處理。”

    “好。”助理老周在將大家帶到監控室門口后,這才將四張通行卡交給幾人,并叮囑道“你們拿著這幾張卡,可以去國際賽車場的任何地方,這比你們警察證都管用。”

    “另外還有什么需要幫助的,等我比賽結束后,直接打我電話。”說道這里,徐正剛的助理老周,還不忘將自己的名片分發給大家。

    再一番交代后,話嘮老周離開了。

    盧薇薇這才松口氣道“我的天吶,老周也太啰嗦了,這種熱情真不好拒絕。”

    看了眼身邊的t車隊成員袁莎莎,盧薇薇不由問道“我說安吉拉,這人平時都這樣嗎?”

    “差不多吧。”袁莎莎笑孜孜道“隊長有他輔佐,感覺不管是生活上還是工作上,都會輕松很多不是嗎?”

    “也是。”了解徐正剛的顧晨點點頭,隨后看了眼監控室道“那咱們就從監控室開始吧。”

    說干就干。

    由于顧晨并不是第一次來這,加上有老周打招呼,因此監控室的幾名工作人員,很快便自覺的讓出座位。

    王警官和袁莎莎,熟練的調取到上次的監控畫面,開始再次進行排查作業。

    而顧晨并沒有待在這里,而是和盧薇薇一道,去了上次監控中常出現的幾處地點,重新詢問值班工作人員。

    大家也是在國際賽車場忙忙碌碌一個小時,卻并沒有任何收獲。

    趴在玻璃棧道上,看著賽道上飛馳的賽車,盧薇薇也是不由感嘆道“看來這次又是空手而歸,話說那個塞紙條的家伙,就這么難找嗎?”

    “難不難找不知道,但肯定不容易。”顧晨也是雙手交叉抱于胸前,若有所思道“從這點來看,那家伙似乎對這邊的監控畫面的位置非常熟悉。”

    “我從這些監控畫面的角度可以看出,幾乎拍不到他正臉。”

    “而且,他離開時候也非常嫻熟,選擇走一條監控盲區,要說不是經常來這里,我還真不太相信。”

    “顧師弟。”盧薇薇扭頭看著他,也是側過身道“那按照你的意思,那個給徐正剛塞紙條的人,應該就是這里的工作人員沒錯了?”

    “對,**不離十吧。”顧晨的目光依舊看著賽道上的車輛,目不轉睛的盯著其中一輛賽車許久。

    而盧薇薇倒是一臉泄氣,她看著身后兩名爭吵的男女,也是不由偷笑了兩聲,戳了戳顧晨的胳膊。

    而此時此刻,一名高大的男生和一名嬌小苗條的女生,兩人正相隔一米,目視著彼此。

    也是在一番小吵后,似乎兩人陷入到冷戰。

    又是對峙了幾秒后,女生才忍不住率先道“我們南方,有江浙滬包郵。”

    “我們北方有集中供暖。”男生也不甘示弱。

    “全國各地,都有我們南方的沙縣小吃。”女生撇撇嘴,下巴一揚。

    男生瞥了她一眼,也是冷哼一聲“隔壁就是我們北方的蘭zhou拉面。”

    “我們南水北調,給你們愛的供養。”女生似乎是被男生逼急了,直接用力跺腳兩下。

    男生雙手抱胸,腦袋一歪“我們至少普通話說得比你們好。”

    “呵呵。”女生聽完不由干笑兩聲,又道“你自以為普通話很好,其實有東北口音,不信我們來成語接龍。”

    “來就來,放馬過來,我怕你啊?”男生一副不服輸的樣子,嗓門瞬間提高了幾個分貝。

    聽到這里,顧晨這才扭過身,發現是兩個學生模樣的人物,此刻正面紅耳赤的爭論不休,似乎是因為南北差異而產生了一些小矛盾。

    女子黛眉微蹙,直接道“心心相印。”

    “印賊作父。”男生想都沒想,直接就是脫口而出。

    “父相桑害。”女生也不是吃素的,雙手一叉腰,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樣子。

    “害想咋地。”男子下巴一揚,可片刻之后,卻又忽然收回目光,整個人撓著后腦若有所思“誒?好像哪里不對……”

    “阿諾。”女生目光楚楚的看著他,也是有些委屈道“你造嗎?我宣你,真的,我們不要再吵了好嗎?”

    男生聳聳肩,目光不知該看向哪里,卻直接發現顧晨和盧薇薇,此刻正用看戲的眼神盯著自己時,整個人也是不由尷尬了起來。

    “怎么?因為南北差異?就不能在一起了?”盧薇薇也是隨口一說。

    男生瞬間咬咬嘴唇,趕緊收回了目光。

    顧晨也是淡淡一笑,說道“我看你們兩個也是夠了,差異可以是笑談,但絕不是隔閡,世界大而不同,因為有差異,所以更美麗。”

    也是看著兩人雙雙羞愧不已,顧晨緊接著又道“不管是北方人,還是南方人,咱們都是龍的傳人嗎?有必要分這么清楚嗎?”

    “可是,我喜歡吃面食,她不喜歡。”男生說。

    女生頓時黛眉微蹙,也是直接反駁道“誰不喜歡吃面食了?你這分明就是找借口。”

    也是看了眼顧晨也盧薇薇,女生一副訴苦的口吻道“你們知道嗎?我們在學校的時候,我不知道他喜歡我,所以他會處處出現在我身邊,故意以不經意的方式,阻礙其他男生跟我交往。”

    “起先我是并不知道的,并不知道他原來是這個目的,我說這些男生都眼瞎了,我這么好的姑娘也不追?后來發現,原來陰謀一直在身邊。”

    看了眼面前的男生,女生頓時也是沒好氣道“可是后來我喜歡上他,他卻開始逃避。”

    顧晨眉頭一皺,也是雙手抱胸,若有所思的道“所以,他一直暗中隱藏在你身邊,破壞你跟其他男生的交往,就是為了讓你做他女朋友?”

    “對啊。”女生一臉委屈巴巴。

    盧薇薇也看不下去了,直接怒指男生道“渣男,你讓我說你什么好呢?關鍵時候就不行。”

    也是看著身邊有盧薇薇和顧晨幫自己說話,女生頓時也是附和道“對啊,不就是知道我家有兩套別墅嗎?不就是知道我家有億萬家產嗎?不就是知道我一對小耳環就十幾萬嗎?這些跟你有關系嗎?”

    “你不僅慫得讓我感覺失望,你甚至讓我感覺,是不是故意不想讓我找對象?”

    現場的空氣忽然靜止。

    盧薇薇張開嘴半點呆滯在那……

    原本還想跟著女生附和幾句的,可現在,盧薇薇整個人都不好了,半天也不知道該說些啥?

    看著女生一臉委屈巴巴的摸樣,盧薇薇也是沒好氣,心說我的天吶!妹妹,有你這么顯富的嗎?

    這樣別說是男生有壓力,就是女生也不敢跟你走太近啊。

    男生似乎也是被女生的勇氣所折服,終于也是點點頭,服軟道“其實,我也老稀罕你啦。”

    “這不就對了嘛!”女生也是哭笑不得,直接上前抱住男生。

    兩人頓時像破鏡重圓,讓人看得好生尷尬。

    盧薇薇也是趕緊捂臉,扭頭看了眼顧晨,卻發現顧晨的心思似乎并不在此。

    此刻正一個人背靠玻璃棧道上,扭頭看著身后的賽道,似乎心事重重的樣子。

    盧薇薇忍不住碰了碰顧晨的胳膊,弱弱的問他“我說顧師弟,多感人啊,你就沒點感觸啊?”

    “有啊。”顧晨回頭看著盧薇薇,也是不假思索道“女生剛才說的話,的確很有道理。”

    “啥?”盧薇薇一時沒跟上顧晨的思路,整個人也是呆滯了一下。

    顧晨雙手抱胸,也是看著漸漸遠去的那對男女,淡淡說道“剛才那女生說的的確沒錯,他說自己之所以很長一段時間沒對象,其實是因為這個男生,一直就暗中隱藏在她身邊。”

    “不僅破壞了她跟其他男生的交往,還讓女生蒙在鼓里,其實男生就是不想讓她知道真相。”

    “對啊,那個男生確實有點小心機。”盧薇薇看著男生遠去的背影,也是若有所思道“不過他喜歡這名女生,這么做也就沒毛病了,只是干不干表白的問題。”

    “對,問題就出在這里。”顧晨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倒是把身邊的盧薇薇驚了一下。

    盧薇薇也是莫名其妙的看著顧晨,問“所以……你想說什么?”

    顧晨雙手抓住盧薇薇胳膊,一臉欣喜的面對她道“盧師姐,我一直忽略了最簡單的問題,我知道了。”

    “呃……”盧薇薇目光明顯呆滯了一下,小臉微紅,也是羞答答的低下頭,不好意思的眨巴眼問“所……所以,顧師弟你是想跟我說,你……你知道了什么?”

    “我知道那個塞紙條的人,究竟是誰了。”顧晨一臉正經道。

    盧薇薇頓時臉色一僵,剛才醞釀好的各種表情,瞬間化為了烏有。

    她看著顧晨,仿佛看見了一塊木頭,準確的來說是石頭。

    “呵呵。”干笑兩聲,盧薇薇面無表情道“所以呢?”

    “盧師姐。”顧晨也是收回雙手,回頭看了眼賽道,這才淡然說道“你知道嗎?剛開始,我們的排查重點,都在那名國際賽車手風云榜第一名的身上,也就是24。”

    “但是根據大家的一貫說辭,這名叫24的家伙,自從半年前在賽道上跑出了風云榜第一名的成績后,從此就銷聲匿跡,似乎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你不覺得奇怪嗎?”

    盧薇薇托著下巴,若有所思道“是有點奇怪啊,可這能說明什么?”

    “他不屬于t車隊,也不屬于寒武車隊,他更不屬于任何車隊。”顧晨一臉認真的看著盧薇薇,道“這說明他有自己的個性,似乎因為實力突出,婉拒了各家車隊跑出的橄欖枝。”

    轉過身,再次看向賽道后,顧晨又道“我相信這種人,給人的印象就是高冷,因此t車隊和寒武車隊這兩支實力超群的車隊,在他眼中什么都不是。”

    “這樣一來,他就會給我們一種錯覺,好像跟江南市國際賽車場,并沒有什么太多的關聯。”

    “對啊。”盧薇薇點點,也是根據顧晨的思路,若有所思道“這么一來,這個江南市國際賽車場風云榜第一的家伙,似乎就獨立了出來,跟所有車隊以及江南市國際賽車場都沒關系。”

    “這就是他給我們的一個錯覺。”顧晨也是激動的在盧薇薇面前走上兩圈后,又道“盧師姐你知道嗎?剛才那名女生的話,反倒是提醒到我了。”

    “提醒到你?”

    “對。”顧晨點點頭,又道“她說原來陰謀一直在身邊,現在看來是一點沒錯,如果套用在我們這件案子上,也是一樣的。”

    “我們開始一直都把目光放在一些不相干的人身上,只知道那個給徐正剛塞紙條的人,徐正剛并不認識,這樣就會給我們帶來調查方向的錯誤。”

    “你想,我頭一天才追平了24的最好成績,24第二天就塞來紙條,提醒徐正剛,而徐正剛這時候肯定知道來找我。”

    “因為他知道,24找的并不是他,而是我,可是光從這點來說,我感覺也太過巧合。”

    “24他憑什么知道我跟徐正剛的關系,我就一定會去呢?難道是靠猜測?”

    “可……可能吧?”盧薇薇撓著后腦,淡淡說道“也不排除這種可能啊。”

    “可是我總感覺,這家伙似乎對我的一切,包括我跟徐正剛的關系都了如指掌。”顧晨托著下巴,開始回憶起這些天發生的事情,又道

    “那么我可不可以這樣理解?他并不是什么外人,而是跟我和徐正剛都走的非常近的一個人。”

    “他了解徐正剛,非常了解,而且對我跟徐正剛的關系都非常清楚,那么這樣排查下來,你首先想到的會是誰?”

    顧晨話音剛落,盧薇薇立馬恍然大悟道“是……是老周?”

    “對,就是老周。”顧晨非常確定的道“我這些天思來想去,結合當時劉玄的說辭可以確定,那人身材魁梧,跟老周頗為相似。”

    “而且就國際賽車場來說,能做到對這邊的監控布局了如指掌,并且連影藏在不易發現角落的監控都能輕松躲避,這樣的人,絕不可能是我們認識的那個不經常來賽車的24,而是來國際賽車場的常客。”

    “對哦。”盧薇薇聽著顧晨的說辭,感覺真相似乎越來越近,也是頗為興奮道“我怎么就沒想到呢?身材魁梧,對你和徐正剛的關系又非常清楚,還能成功躲避這些明里暗里的攝像頭,將紙條成功精準的塞到徐州剛的換衣柜里。”

    “要知道,這些柜子可都只是編號,并沒有表明是誰在使用,可他憑什么就能清楚知道,哪個編號的換衣柜就是徐正剛的?這只有少部分人才知道吧?”

    “對。”顧晨也非常肯定了盧薇薇的說辭,又道“我問過工作人員,就連管理衣柜間的工作人員也不清楚,哪個編號對應哪號會員,可24又怎么會知道呢?”

    “那只有一種可能,那個人是老周。”

    最后一句話,顧晨和盧薇薇異口同聲,兩人都想一塊去了。

    二人也是看看彼此,不由相視一笑。

    “那么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只有最后一條方法可以確定,那就是塞紙條人的右耳后背,是否有一條長長的傷疤。”

    顧晨看著已經駛入發車區域的車手,眼中不由充滿期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就是超級警察》,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广西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