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這貨不是人,應該去找獸醫!

    自己診臺前面排隊的人少,江浪并不感覺奇怪。

    雖然歐洲醫學總會的人拜訪過他,但外界基本都沒見識過他的醫術,再加上他這么年輕,對他持懷疑態度也很正常。

    而且昨天那條刷爆醫學論壇的帖子狠狠黑了他一頓,也直接破壞了他的路人緣。

    現場來了很多記者,大部分是薛默聞請過來的。

    畢竟他要通過這場義診來陷害江浪,要把聲勢弄得大一些,才能踩得更徹底一些!

    此時已經有不少記者將攝像頭對向了江浪這邊兒,在網絡上直播,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把江浪診臺前稀少的人數與其他名醫診臺前爆滿的人群對比展示在觀眾面前,以此來達到嘲諷的目的。

    還有的記者索性直接用手機拍照,然后登陸自己的自媒體賬號,發表圖文帖子。

    “好像很多記者都在針對咱們!”何映紅沖著江浪小聲說道。

    江浪依然穩坐釣魚臺,云淡風輕道:“別往心里去,好戲還在后面呢。”

    江浪十分認真的給為數不多排在他面前的顧客診病,并沒受到周圍環境的影響。

    這時候,一眾黑衣大漢擠進了人群。

    突然有人大喊,“是呂爺!呂爺過來了!”

    旁邊有人問道:“哪個呂爺啊?”

    “當然是七豪門之一,呂家的呂爺!”

    一傳十,十傳百,那些不認識呂慕閑的顧客也全都知道了來者的身份,不約而同地讓出了一條路。

    呂慕閑在一眾手下的簇擁下,穿過人群,走向診臺。

    身邊是他的兒子呂不凡,坐在輪椅上,由一名手下推著。

    呂慕閑直接看向江浪,說道:“久仰江神醫的大名!我兒子的腿傷,多方求醫都沒有治好,如果江神醫能治好他的腿,必有重謝!”

    江浪道:“好!你先叫人推著你兒子,在后面排隊!”

    我……我次……

    呂慕閑氣的差點兒罵娘。

    老子堂堂呂家的當家人,這么威風凜凜的過來,你卻這么不給面子,讓老子排隊?

    雖然心里很氣,但呂慕閑還是咽下了這口氣,為了計劃順利,必須沉住氣!

    他沖著旁邊手下點了點頭,那手下便推著呂不凡,排到了江浪診臺前最后一名顧客的后面。

    江浪說完話,繼續給前面的患者診病,沒再多看呂慕閑一眼!

    頓時,在場很多患者對江浪刮目相看!

    公平待人!不畏權勢!

    這個醫生不但長得帥!辦事同樣帥啊!

    管你是什么大家族,來我這里看病,就得排隊!

    浪爺就是這么有魄力!

    而且,很多顧客見著呂家的人都主動找江浪醫治,也紛紛認為江浪肯定有真本事,越來越多的患者排到了他的診臺前!

    江浪診病又快又準,很快,拍在呂不凡前面的那名顧客就已經就診完畢,拿著江浪剛剛開好的藥離開了。

    呂不凡被推到了診臺前,眼含怒意地看著江浪。

    江浪笑道:“呂少,別板著臉嘛,我先給你把個脈。”

    呂不凡冷哼一聲,把手臂遞了過去。

    江浪為之把脈不到十秒鐘,說道:“你的腿,除了骨頭被打斷了,經脈也被打得失去了活性!哎,打你的人,下手也太狠了!”

    聽了這話,呂不凡差點兒背過氣去。

    這不都是拜你所賜嗎?你丫的還當眾揭我的傷疤!你怎么不去死?

    江浪繼續道:“你的骨頭接的沒問題,重點在于經脈!不過放心,我有辦法,只要我在你腿上的七處穴位上行針,就可以把你腿上的經脈激活!”

    薛默聞的診臺,就在江浪的旁邊,聽到江浪的說辭,頓時心中竊喜。

    嘿嘿!小子,你一定想不到,呂少腿上的七處穴位,已經被我移動到了其他地方!你就等著出丑吧!

    “既然能治,那就開始治療吧!”呂不凡說道。

    “沒問題,把你的褲腿卷起來,把腿搭在診臺上。”江浪道。

    呂不凡照做。

    江浪將針囊拍在了桌上,順手從里面抽出七根銀針!

    這七根銀針很特別,上面竟然全都穿了線!而且絲線上,閃爍著紫金色的光澤!

    那正是孔婉兒送他的禮物-天蠶紫金絲!

    這等奇景,周圍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紛紛驚呼出聲,側目看了過來!

    唰唰唰……

    江浪將七根銀針同時甩飛出去,刺在了呂不凡的腿上!

    “嘩!!”

    這絢麗的手法,引得周圍的人又是一陣驚呼!

    穿在銀針上面的天蠶紫金絲,另一端握在江浪的手中,他的手往后挪動,將絲線繃直!另一只手,用手指輕輕彈動絲線!

    江浪手上的內勁,隨著絲線的震蕩,傳到呂不凡的腿上!

    絲線傳出悅耳的聲音,仿佛有音符在空氣中回蕩,非常的好聽!

    周圍的顧客被江浪的手法驚得目瞪口呆!

    以上治療過程,是江浪想象出來的!

    實際上,江浪并沒有使用天蠶紫金絲!

    畢竟紫金絲是孔婉兒送給他的,而孔婉兒還要努力與他劃清界限。

    如果他在這個場合拿出紫金絲使用,可能會有人認出那是孔家的東西,會連累孔婉兒的。

    江浪只是隨手拿出七根銀針,一根一根的刺在了呂不凡的腿上,其中有一根還扎錯了地方,又重新扎了一下,引來了眾人的一陣噓聲。

    “奇怪了!”江浪道:“呂少,你的腿!好像不是人腿呀!”

    “混蛋!你這話什么意思!?”呂不凡差點兒吐血!

    你這王八蛋,怎么說話呢?本少爺這不是人腿,難道是狗腿不成?

    呂慕閑接過話來,“江浪,你到底想說什么?”

    江浪道:“這七處落針的地方,都是人腿上的穴位,可是扎在你兒子的腿上,卻能感覺到沒有扎在穴位上,人的腿不可能這樣!所以我懷疑,你兒子的腿不是人腿,要不,你們去找獸醫看看?”

    此言一出,周圍傳來了一通哄笑,但呂家財大勢大,他們也不敢笑得太大聲。

    呂慕閑、呂不凡父子,被氣得臉都綠了。

    他們是來配合薛默聞陷害江浪的,但也受不了江浪這么罵他們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佳兵王女婿》,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广西快乐十分